•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穿过花海的你  可曾看见这背后的难题
2019年05月09日  作者:上海大调研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1

  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阳光灿烂, 申城处处繁花似锦美不胜收。

  当你在城市绿化中移步换景时,可曾想过,这些不可方物的城市风光也会产生大量“代谢物”,它们究竟去哪儿了呢?

  近年来,上海大手笔泼绿,城市拥有了越来越多令人心旷神怡的绿意。与此同时,枯枝落叶、杂草残花等绿化垃圾的科学化管理,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上海早在2009年就制订了绿化植物废弃物相关的系列标准,在全市范围内全面推行绿化废弃物资源化再利用,并于2014年上升为林业行业标准,2015年上升为国家标准。这些显著推进了上海绿化废弃物资源化再利用,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城市绿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也遇到了一些新问题。市绿化市容局在调研中,就获得了不少重要发现。

上海每年有多少绿化废弃物?

  目前,上海绿化废弃物处理及相关再利用现状可从几个方面来观察。从特点来看,本市绿化废弃物主要呈现三方面情况。资源量“多”,在城市园林绿地总量不断稳步增长的同时,绿化所产生的废弃物也在随之增加。据统计,上海仅建成区绿地每年树枝修剪物总量即有约70万吨(不含居住区、别墅和单位绿地等)。利用率“低”,本市绿化废弃物年有效利用率不足30%,剩余的70%尚未得到充分利用。收集成本“高”,绿化废弃物分布分散,质地较疏松,体积大;加之收集站点和消纳场所运输距离较远,导致收集难度大、运输成本高。

  从性质用途看,绿化废弃物主要有乔灌木修剪物、草坪修剪后的草屑等。循环再利用一般有两种方式,粉碎加工后用作地表覆盖物,或者堆积发酵,变成土壤改良介质,即“成于土、归于土”,可以有效改善土质肥力不足、容易板结、PH值偏高等问题。

  从各区利用看,静安、徐汇、长宁、嘉定、宝山、金山等6个区公共绿地产生的绿化废弃物利用率较高,其他10个区利用率约20%。

绿化废弃物处理面对哪些难题?

  根据调研情况,对当前绿化废弃物处理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归纳。政策引导存在滞后。与生活垃圾政策相比,绿化废弃物处理及综合利用的政策支持较少,在收集、生产、应用各环节上都缺乏针对性的政策引导和资金扶持。比如,生产的产品因不属于有机肥等产品系列,未能进入环保产品目录,相关企业无法享受税收优惠。

  资源化利用成本高。上海植物园绿化工程公司是本市目前处置量最大的绿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企业。据测算,该公司生产的绿化介质合计每立方米成本在700元以上,虽然质量远高于同类产品,销售价却不到400元。而外来介质大多原料复杂,腐殖质和养分含量较园林废弃物加工产品低,利用价格上优势,市场价每立方米约350元,仅有本市产品销售成本的一半左右,大多数工程均使用外来介质。一边是本地产优质绿化介质亏本销售,一边是从外地采购绿化介质用于绿地养护,怎么办?

  又如,静安区于2006年在松江新桥苗圃建成了上海第一个初具规模的绿化废弃物堆肥基地。由于土地租约到期变更,该堆肥基地于2015年停止生产,树枝等绿化废弃物只能粗粉碎后,运至郊区的木材加工厂。该公司曾考虑异地建厂,但计算土地、运输成本后,经济上并不可行。

  加工工艺单一。目前,本市园林绿化废弃物现有加工处置均采取粉碎沤堆处置方式,价格所需场地面积大,沤堆时间长,一般需要半年以上。虽然市场有快速熟化的加工工艺,但均因设备价格较高,需要添加微菌和酵素,成本远高于常规沤堆处置方式,目前尚难以推广应用。

四方面建议对策推动绿色循环利用

  上海绿化废弃物循环利用遭遇瓶颈,给城市垃圾处理提出新课题。园林绿化行业协会建议采取有效措施,并加强政策扶持。调研分析认为,须加强顶层设计,出台政策扶持。建议对一次性加工设备投入,采取税收优惠、投资补助、贷款贴息等方式,鼓励和支持具有相应技术能力的企业通过政府采购、特许经营等形式加入园林绿化废弃物处理事业。

  科学规划布点。中心城区在外环林带内设置东南西北4个点,集中处置中心城区产生的园林绿化废弃物,加工后的介质返回给中心城区,在新建绿化工程及已建绿地中消纳利用。郊区以镇为单位,利用生态片林,科学合理新建园林废弃物的回收、处置加工场所,就地就近消纳利用。也可与农业有机肥处置加工点有机结合,将园林废弃物作为有机肥加工处置的填充料。

  完善定额配套。园林废弃物主要在绿地的养护过程中持续产生,而目前园林绿化养护技术标准及定额中还未将园林废弃物资源化处理列入其中。建议从定额入手,保障园林废弃物处置及再利用可持续发展的资金来源。

  加大科技攻关。建议相关部门对现有能快速熟化、占地面积小、熟化过程中产生异味低的工艺设备,予以跟踪关注;与企业一起,优化加工工艺,核定设备价格,降低加工成本,以提升本市园林废弃物加工利用水平,促进园林废弃物循环利用。

  如何更好地推动上海绿化废弃物循环利用?上海辰山植物园和上海动物园提供了一个生成“绿色肥料”的生动案例。

  在辰山植物园,每年约2000吨从园内河湖中打捞出来的沉水植物、约1500吨修剪下的败花枯草。在上海动物园,5000多只野生动物一年产生的粪便垃圾超过1200吨。每天,动物园 “铲屎官”都会清扫、集中动物粪便,再统一清运出展区。在辰山植物园垃圾处置场,经过处置,这两类“垃圾”摇身一变成了有价值的“绿色肥料”。

  第一步:收集分类

  上海动物园收集点定期将动物粪便运输到辰山植物园垃圾处置场。在辰山植物园的垃圾处置场内,一堆堆枯树枯枝被送入粉碎机内,加工为大块粗料;粗料还可以输送到另一台粉碎机内,进一步加工成粉末状细料。

  第二步:堆置发酵

  分拣掉杂质的动物粪便和植物废弃物被推进半封闭的大棚,喷洒经过稀释的生物菌剂,并由铲车反复翻动,确保所有原料搅拌均匀,同时在表面覆盖一层木本植物粉碎物,用于吸附腐熟期的异味。动物粪便是氮肥的来源,在增加养分的同时能让腐熟的温度更高一点,加速腐熟的过程。经过三四个月发酵后,就能成为有机介质。

  第三步:贮存利用

  堆置发酵处理后,变成类似黑土的有机介质,既能拌入土壤以降低碱性、增加有机质含量,还能撒在树穴、花穴上,不仅能为植物脆弱的根部遮风挡雨,还能持久地为其生长提供养分。发酵过程中,垃圾堆产生的渗滤液还会被收集起来,经过稀释,作为园内鸢尾、喜林草、樱花等喜肥植物的营养液。

  垃圾分类,除了源头减量外,分类处置也至关重要。动植物园之间的垃圾循环利用,不仅可变废为宝,一年还可以节省下数十万元的垃圾清运和处置费用。

  • 热门话题

5G商用中国全球先走一步

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4家公司发放5G商用牌照,这标志着中国开启了5G应用新元年。依托5G技术和设备,全球将迎来新一轮的科技革命。这场革命将因为5G技术支撑的大数据平台,让人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