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如何看待民科现象,是我们科学文化观的一部分。民科在不占用社会资源的情况下,勇于探索,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是,对于缺乏严谨的学术训练、忽视学科基础知识、近乎偏执的忽悠式的所谓新发现,我们应该警惕。
对“尤里卡”的误解——再议“民科”
2019年06月03日  作者:葛方正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4

  “尤里卡”一词(希腊文意为“发现了”)描述的是一种思维的快感。有这样一类想要进入科学沙龙建功立业,却拒绝研习艰深数理的典型“外行人”,我们过去对他们有一个称谓——“民科”。他们的理论主题大抵如此:发明永动机、推翻相对论、“水变油”等,这一类人从来没有消失,时不时仍有在媒体上露脸的机会。

  就以3年前郭英森“本应获得诺奖”的“引力波”发现为例,在部分媒体看来,这一事件中科学共同体的“高冷”成了原罪,“民科”的固执反倒成了美德。这样的报道塑造了悲情弱者持矛对抗科学风车的形象,迎合了大众对“科学沙文主义”的反感。在郭的理论中,其“加速系+引力波+物质波”的理论描述中只有一些令人困惑的文字游戏和不知所云的新创概念。可以想见,大部分科学工作者对此类理论的反应只会是置之不理、沉默以对、不屑一驳。

  但如果我们调换一下思路,“民科”们苦行僧般的坚持会是全无来由的吗?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对其行为最可能的一种解释是:他们只不过是试图厕身科学家的行列以染指那种“尤里卡”的快感罢了。毕竟科学史的故事讲得诱人而又动听,而这些故事往往隐去了艰辛的学术训练细节。以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为代表的文学性描写往往以抽象的“努力”代替科学发现的真实过程,而对发现背后的知识背景与路径略而不表。这些浮于表面的科普故事与特定年代塑造的个人性格共同塑造了“民科”们苦心笃志、却是缘木求鱼的研究方式。

  但值得注意的是,“民科”群体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这些年在他们内部悄然发生着变化。上世纪的“民科”,至少还会运用部分数理工具,有的也试图发表可投诸实用的技术;而当今的“民科”已经近乎完全沉溺于纯文字的理论,只以出书立言为快事。这一类“富贾贵胄”型的新型“民科”多以自费出版的图书为理论载体,“独创性”的理论只是他们功成名就后的点缀。笔者在沪上两处一流高校的图书馆中对此类图书做了调查,得到了数百本此类大作,从下面书名中可以看出这类出版物的野心:《宇宙学 人类文明智慧交叉整合共通共识理论原理》《和谐辩证法 物质运动总规律初探》《破解中国太极图中的宇宙奥秘》等。

  初探可知,这些理论偏爱描述万物间的普遍关联,惯于凭借表面上的相似性创造并链接形形色色的新创概念。这一过程中作者往往不断强调并渲染理论的意义与价值,多数情况下这一过程还会附带某种民族主义情绪。这时的“民科”已经不再执着于解答某一具体问题,而是有意突出其无所不包的万能属性,仿佛天地知识尽在我手。

  围绕着这些新旧“民科”及其跨界、自我宣传、标新立异等特征有过很多争论:一种十分有代表性的观点声称,要一分为二地看这类理论,一棍子打死总是不好的,要承认其中仍有好的成分。但我们必须指出一点:当我们讨论“民科”时,我们讨论的似乎永远不是他们的理论如何,而是他们的个人特质与经历。这使宽容对待“民科”的观点显得不再那么令人信服,因为这尖锐地指出了问题的核心——“范式不同,则不相为谋”的科学界恐怕永远无法欣赏一种拼凑、创作空洞理论的知识生产方式;它们既没有任何实证的成分,也没有提供任何新的知识。

  虽然我们承认在证伪主义的科学进步观下,没有理由去阻止任何一种“理论”的创制,但这不意味着清醒的科学从业者一定要对所有的理论一视同仁。科学只有一种“尤里卡”,而它是只属于科学工作者的明珠。只要我们仍然承认科学有一类美感是独一无二、无法替代的,那么我们就得承认,在涉及科学的理论中,只有一种有价值的“发现”方式,而这种方式是不可以与“量子生物学”“太极宇宙”之类杜撰等量齐观的。

  所以回到最初的问题,“民科”们对“尤里卡”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他们产生“尤里卡”的阈值是否过于低了?从八卦得到宇宙的八个本原、从唯物辩证法得到宇宙的“斗争”“质变量变”,或从霍金的大作中拣选出唬人的物理名词以自娱,这中间可能存在一些“发现”的思维快感,但这种强行揽入万物的思维实验是否是有价值的?巴罗在《不论》中指出:“完整无缺的认知提供了任何事物的答案,它们的动机是消除由无知产生的不安全。”但不幸的是,“民科”所做的工作只是“将现实加工成为一些简单的原则使我们感到能控制它”罢了。

  对于大部分生于四五十年代的作者来说,缺乏科学素养是一个历史现实,对此我们不应苛责;但面对上文中有关“引力波”的报道及其附和者,我们仍然需要反思。科学的故事本可以讲得更好,科学史上的“尤里卡”本可以被描述得更加清晰准确,而只会讲故事的初级科普可以休矣。我们仍然期待着更多更优秀的科学传播者。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

  • 热门话题

5G商用中国全球先走一步

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4家公司发放5G商用牌照,这标志着中国开启了5G应用新元年。依托5G技术和设备,全球将迎来新一轮的科技革命。这场革命将因为5G技术支撑的大数据平台,让人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