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故事和谣言只有一步之遥
2019年01月17日  作者:胡珉琦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2

  在互联网时代,不会幽默,没有情感,没有故事的文字,就只剩下无聊,科学传播也是如此。近日,一篇题为《震惊朋友圈的集体自杀: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文章迅速走红。

  这篇文章饱含深情地向读者讲述了几个动物界的故事:鲸豚因无法忍受长期食用海洋垃圾,集体搁浅自毁;全球变暖导致企鹅捕食困难,小企鹅夭折,企鹅妈妈因丧子独自出走冰原;黑熊反抗取胆,人类为防止其自杀而发明了“铁马甲”;母象为了保护小象免遭盗猎,不长象牙的比例增加了……

  文章的核心观点,无非是想表达人类活动对动物与环境的伤害,以唤起人们的保护意识。可惜的是,它用错了方法。

  仅仅一天时间,这篇文章所涉及的所有结论都遭到了科普专家的逐一驳斥。那些应对生存环境改变而出现的或集体或个别的动物行为,没有一个存在确切的研究证据,这些故事里的因果关系、逻辑链条完全不成立。有意思的是,文章的刷屏节奏并没有因此立刻停止。

  新媒体告诉我们一件事,讲故事是传播任何信息的最佳方式。其实,就如尤瓦尔·赫拉利在他的《人类简史》中所说的,人类自从有了语言,就拥有了讲故事的能力。只要把故事说得成功,就会让人拥有巨大的力量,因为这能使得数以百万计的陌生人合力行事,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

  为了实现科学传播的最大化效应,的确应该重视讲故事的方法和过程。

  赫拉利又说,要说出有效的故事其实并不容易,“难点不在于讲故事,而在于要让人相信”。于是,我们能够在现今的互联网上看到无数符合大众心中“想象的现实”的故事。

  比如今年夏天,我们曾被一篇《北极圈罕见32摄氏度高温,我们有生之年,或许再也看不到北极熊了》的文章刷屏。当冰冻圈和高温联系起来,人们心中“想象的现实”自然就是大量化冰,北极熊生存受到威胁的世界。但真相是,文章连最基本的地理概念都是错误的,它误导了大众。

  美国海洋生物学家、电影导演兰迪·奥尔森在他的著作《科学需要讲故事》中指出,科学传播中存在两个截然相反的问题。

  要么是“叙事缺乏症”,很多科学写作者没有足够的叙事表达能力;要么就是每个人都想讲述好故事,没人愿意说乏味的故事。然而,那些故事里充斥着越来越多各式各样的夸大,夸大的原因、夸大的推论、夸大的建议。这些夸大,引领人们讲述更大、更精彩的故事,而不再是真实世界实际存在的情况。

  正如他所说,这对科学来说是坏消息。区别于文学、艺术中的虚构故事,科学的故事更接近新闻,都是基于事实的故事,它首先应该记录的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无论它是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好故事”。

  好的科学故事,必须保持事件的真实性、精准性,然后,再让表达更好地遵循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叙事的世界,充满细节的,引人入胜的。

  在科学传播中,我们当然非常需要学习、分析、改进科学中的叙事,但绝不能以牺牲真相为代价,否则,它和谣言有什么区别!

摘自《中国科学报》

  • 热门话题

版权保护不应是敛财的“筐”

先是给黑洞照片打上水印备受质疑,后因国旗、国徽等照片违规被迫道歉,随后以版权保护之名谋利的商业模式遭到讨伐……最近,5500万光年外的黑洞,让“视觉中国”这个图片网站遭遇前所未有...